南鹊

松下问童子

【苏兰】找啊找搭档

是个不标准的AU   00C肯定算我的啦~

(我都快忘记古剑的开头到底有没有御搓衣板飞行的桥断了,算了,两个都写吧!)

不是法术也不是魔法,没有什么坏人,雷严最坏了,少恭是好人,就是想摸个甜甜的脑洞

争取十章以内完结吧!






方兰生从空中摔了下来。

不、不,其实也不是空中,他飞的也不高,他一向都是飞不高的,最高的一次也勉勉强强到自己眉毛的高度,飞起来也得费老大劲。

其实他十次飞行九次都是摔下来的。

可这次是第十次。

这下好了,变成满概率扑街了。

没来得及悲伤,鼻血比眼泪先流了下来。

他抹了把鼻血,站起来,气冲冲地望向那个害得他摔下来的人。

都怪他!

那个害得他摔下来的人背着一把剑,这可不多见,不好惹的样子。

那又怎样,像我这么会飞的人也不多见。

哼!

“你为什么要抽走我的剑?!害得我飞出去!”

“剑?”他疑惑的瞧瞧手中的器具“这是个搓衣板。”

“轰”围观的人笑了。

方兰生脸红了,幸亏他摔得鼻青脸肿还自己糊了自己半脸的鼻血,倒也看不出来。

“我说是剑就是剑!我能踩着他飞!你不是看到了吗?”方兰生梗着脖子

“你还害得我飞了出去!”

“哦,那对不起,可你这个真的不是剑。”他好像一脸诚恳。

“轰”围观的人又笑了。

“你不要转移话题!”方兰生愤愤地从他手中抽出了自己的“剑”捧在怀里。

那个人沉默了,转过身准备走。

围观的人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

这下方兰生看清楚了,那确实是一把真正的剑。

于是跺跺脚又追上去。

 




“你刚刚为什么不避开?可是你一下就抽走了我的剑,这之前可没人能做到。我看到你有一把真正的剑了,那你会御剑吗?

“或者,你是天墉的人?我知道你们,可我二姐不让我去找你们,她会揪我耳朵,特别疼。”

那人停了下来,撇他一眼,又自顾自加快了脚步。

“哎,你等等我,在下方兰生,也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我爹,一个假正经的和尚,我想找他,可我二姐不让,哎呀,我二姐怎么什么都不让呢!哎呀,我怎么扯远了,话说回来,不知兄台尊姓大名,可否交个朋友?”

 





回答方兰生的是百里屠苏加快的脚步,方兰生不得不小跑追上去。

方兰生落后于百里屠苏半个身子的距离,怀里仍抱着他那柄“剑”。

“你很酷,像个大侠,那种侠义榜上的你知道嘛?他们出各种任务,特别厉害的那种,我是说,他们除暴安良,大侠你出过任务吗?”

他有点吵,百里屠苏想,不亚于陵端加上肇临,或许再加上一个围在师兄身边的芙蕖。

 

方兰生没有等到回答,因为百里屠苏已经一个幻影移行飞速从他身边离开了,方兰生只能瞧见一个背影,须臾间,连背影都瞧不见了。

“他一定是个大侠,我要拜他为师!”方兰生兴奋地想,双手在胸前合十眼神羡慕又真诚。

 





 

方兰生现在还不想回家,原地转了个圈,歪头思忖片刻,拐上了去雾灵山涧的小道。

山路上人烟稀少,景色却是不错,方兰生走走停停,间或从随身的书袋里掏出一些小零嘴儿,一路倒也悠闲惬意。

“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闲啊~”小书生舒服地感叹一声。不用面对二姐的怒火,没有学堂里夫子的唠叨,啊,真是一个完美午后。

时值午后,太阳仍是不减其威,走着走着倒也热了。方兰生手搭额前,极目远眺,又见四下无人,眼珠转转,仍旧是不放心似的躲在了一边的草丛里。

片刻后,草丛后面冒出一只摇摇晃晃的大荷叶。荷叶茎的下方,是方小公子的发髻。

仿佛扎根于发髻一般,随着方兰生从草丛后方慢吞吞走出来,荷叶也是摇摇晃晃,有生命般娉娉婷婷。

有了荷叶的遮阳,方兰生的心情再度好转,一只手虚虚扶住由于稍高的荷叶茎而导致不断晃动的荷叶,蹦蹦跳跳往雾灵山涧的方向再度出发了。

 

 

 


百里屠苏随意地坐在屋顶上,大侠有大侠的经典坐姿,一腿屈膝,再一只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若此刻是暗夜疏星,手中还有一壶酒,配上他那看上去忧伤的侧脸,若让没见过世面的方兰生见到了又要崇拜一番了。

百里屠苏此刻确实有些苦恼,他的苦恼源于此次的任务,却不是侠义榜上的任务。

他的师尊,紫胤真人,让他出来找一个适合自己的搭档,以便于以后出任务。

可他其实并不想要个搭档,自己天生不善言辞,独来独往挺舒服的。

况且,并不是每个人都接受得了他的煞气。

其实煞气也没什么,最起码,力量挺强大,可就是用完大地都会有一种被烤焦了的现象,且波及到的树木也不会幸免,皆数枯萎,而那片土地一年半载也种不出植物。

这个副作用太大了,师尊说,而且太不环保了,现在的大气污染已经够严重的了。

师尊是个环保主义者,从他坚决不用染发膏把自己的一头白发染黑就可以看出来。

 

算了,不管了,先接个任务落落脚再慢慢打算。百里屠苏从屋顶上飞掠而去。

 

 

 

 


坐在地上大哭。。。

妈的,为什么要手贱升级系统!!!现在电脑崩盘了。。。欲哭无泪。。。我的n篇存稿,与我准备日更的苏兰与楼诚。。。还有千把张截图与做了一半的vg。。。。

救命!!!谁来按住我的手!!!


有毒!!!

看了欢乐颂控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想到了一个堪称有毒的脑洞。。。



安樊两人的拉娘


没错,是穆霓凰和宋凝两个女将军


穆霓凰十七岁时代弟出征,护卫云南

敌方将领为陈国女将军宋凝

但由于宋凝一直被当做男孩子教养长大一直女扮男装所以穆霓凰就以为他是个男的,而穆霓凰因为是用的弟弟穆青的名字所以宋凝也以为他是男的

大家都以为敌方将领是男的

两人打着打着却互相佩服起对方的行军作战与用兵方略,最后有点惺惺相惜起来,却因为对方是敌国而感到惋惜

最后就在要变虐的时候两国决定息战

为了表示诚意就决定和亲

然后两个人听到以后就表示愿意为国家做贡献并且都指明只要对方

两个国家一听,哟~!这不是正中下怀一拍即合嘛!!!还省得费脑筋想要牺牲哪个公主皇子的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

而且都给她俩封了个公主称号

因为都以为对方是男的再加上语言障碍的原因(对没错,这个bug就用语言障碍来解释)所以两国就都以为是自己要嫁公主

然后就在良辰吉日那天两队嫁公主的送亲轿子在边境相遇了233333333333

然后才发现这是一出大乌龙啊

那怎么办呢!!!两个国家都已经昭告天下弄得九州大地无人不晓这个时候在闹下去岂不是让天下人看笑话嘛

只好将错就错

反正你们两个是互相喜欢的嘛


 

 

后来有一个梁国人和一个陈国人相遇了

他们谈起那场两个国家的世纪婚礼

梁国人说:“我们公主啊,想当年出嫁你们陈国。。。”

陈国人就惊了,说:“不是我们国家嫁的公主么?”

梁国人就迷糊了,说:“我明明记得是我们国家的公主出嫁的呀,我还在街上看过热闹的!!!”

陈国人就说:“那你肯定是记错了,我还记得我们主君说过那位穆王爷英姿飒爽,文韬武略无不精通随便哪个公主嫁了都是我们陈国占了便宜,没想到却偏偏在战场上跟我们那个假小子似的敬武公主打着打着居然能够看对眼。”

梁国人迷糊地想了想,说:“哦,我好像是确实记得我们有个穆青小王爷的,还是霓凰郡主的弟弟来着,没想到穆青小王爷那年年仅13居然能有如此魄力,真是不简单、不简单啊。”

陈国人就得意洋洋地说:“看吧,我就说是你记错了吧!!!”

然后两个人就说说笑笑地走远了

 



遥远的穆青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想去找姐姐了。。。








【楼诚】不要叫我爸爸!(二)[欢乐向]

【前言】偶然的一个小脑洞,ooc算我的,还不确定是不是AU,反正所有的锅都是我的

怎么还没写到当初想写这篇文的初衷的脑洞啊哭

都不好意思打楼诚tag了





这事儿太玄幻了!


然而未等他开口,明镜的声音已经在门外响起

“明楼啊,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起床?阿诚也是的,也没见他下来。我们明台都起了呀!”

明长官明察秋毫

看到小团子在听到大姐说出阿诚的名字时身体明显地抖了一下

 

 

明长官什么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神思敏捷心细如发推理过人脑洞大过天

他仔细观察了小孩的脸

良久叫了声“阿诚?”可心中默默祷告  千万不是


可小团子笑嘻嘻点了点头

“轰!”明楼的心理高墙瞬间坍塌



明楼心很累

明楼现在还想睡

但明楼得面对

 

 

“明楼啊,喊你怎么。。。”

瞬间的功夫明镜已经风风火火拧开了卧室房门进来了

床上的两个人一齐转头看她

大人和小孩 

大眼睛和小眼睛

明镜愣住了

“这是。。。?”她睁大了眼睛,少见的俨然也是不知所措的模样

“大姐————”眼看长姐有隐隐发怒的趋向,明楼觉得还是先下手为强好

然而,下一个瞬间

坐在床上的小团子朝明镜喊了声“妈妈!”

因为太过兴奋用力,导致坐在床上的小屁股还稍微抬了抬


拖动被子带起细小的风

明楼真希望这股风能把他吹昏过去啊

大姐的眼睛实在是太大了啊,能不能不要再瞪了啊

小祠堂的蒲团也很硬啊,能不能不要再跪了啊


明楼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虽然本来就很大)

 

 

“大姐,这是阿诚”半晌明楼缓缓解释道

“阿诚”小孩子跟在后面也有样学样

声音小小的细细的轻轻的  头还点了两下  很是可爱

却也让明镜瞬间没了脾气

 

 

明台推门进来的时候两个人脑海里还是一团糟的

“大哥今天怎么。。。”

一抬头看见床上的小团子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手里的花卷也被惊得掉在了地上

从手里顺势滚下一直骨碌骨碌滚到了床边

明楼一直皱着的眉头终于忍不住跳了跳

 

 

小团子一直盯着花卷的走向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奇和掩不住的兴奋

他一直坐在床上  身上还是昨日青年人时的睡衣

大得有些过分

裤子已经在被窝里蹭掉了  

此刻蜷着两条白嫩嫩的小腿藏在睡衣下摆里

手里玩着长长的袖子  在眼前新奇地晃荡着过长的半个衣袖

甩来甩去

 

 

此刻  那双笑笑的眼睛跟踪着在地板上翻滚的花卷直到床边后抬起头又盯上了明台

又新奇地喊了声“哥哥!”

再用那只还晃荡着半条袖子的小手指了指地上

“馒头!”

 

 

刚加入无产阶级革命组织唯物主义论还不坚定的小少爷此刻的表情堪称活见鬼

“大、大、大哥,你和阿诚哥,这、这。。。(这么快就有孩子了?)

“收起你的下巴。”明楼的眉毛终于在听了这不着调的话后跳了跳

“这是阿诚。”

 

“阿诚~”伴随而来的是小团子的补充,秀气的眉毛簇在一起,似乎是在很认真地介绍自己

 

 

明台的下巴终于没接住“哐当”掉在了地上

 

 

 

 



中国文豪脑洞

因为看到了   @湛风弦歌   太太的中国文豪的脑洞,实在是喜欢得紧,已经看了好几遍了,所以在混知乎的时候就突然冒了这么个脑洞,如果可以的话,就算做是悄悄对太太的表白(也不知道太太能不能看得见,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在lo上@人)

没有任何恶意,只是一个小脑洞,但估计大家都会懂,哈哈

我其实对民国时期这些大文豪们是喜欢得紧的,尤其是林语堂和梁实秋,虽然没写到他们ORZ




帮会里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是

郭沫若因为吟唱技能 [女神] 耗时太长而被众人嫌弃后也曾私下里而发奋暗自练了一项新的技能

当然还是吟唱

共一招七式

招招短促迅猛,但杀伤力极强

很简单,因为它恶心

且一式比一式恶心


此招技能放出后能够使敌人产生强烈的恶心情绪,真真是闻者恶心听者即吐吐到没有吐了还会继续吐下去直到吐死为止,场面极其恶心也极其残忍

但此招技能及不稳定

因为它很有可能会反过来激怒敌人甚至队友从而引来两方围攻之势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牛逼的招数郭沫若至今还未拿出来逼逼的原因


开什么玩笑,到时候自己来不来得及唱 [女神] 都是个问题

副作用具体表现在当初他私下里偷偷练的时候不小心被鲁迅听到差点把它踢出帮会



实际上当时的情形现在令郭沫若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当时鲁迅被激怒到狂化状态祭出从不使用的大招居然召唤出了老子

就是那个牙齿掉光后成天跟别人说“你看我的舌头还在吗?”的老子

可没牙的老子刚被放出来就被恶心到吐到舌头都软了

要不是年纪大了吐到浑身没力气不然早给他一个 [道德经] 扔过去了



郭沫若险险逃过一劫,如果胆子也有蓝条的话可能已经碎了

可能是鲁迅也觉得这件事有点抹不开面子,毕竟老子很有可能是受 [朝花夕拾] 的影响才会老得这么厉害

所以就狠狠警告他停止此技能的修炼没将他踢回本帮

如果老舍知道的话一定会很遗憾

 

 

 

其实郭沫若自己修炼时也被恶心到过

为此也偷偷找冰心治愈过

被鲁迅警告过感觉自己胆子被吓伤了心灵蒙上阴影的郭沫若按常例去麻烦冰心

冰心难得好奇了一下

郭沫若当时正被鲁迅好好打击了一番正蔫巴着呢

冰心这一好奇他瞬间就来劲了蓝条蹭一下就又涨上去了

于是就稍稍展示了一下

事后郭沫若获得了更长的治愈时间。。。。。。

 

 

因为他第一式还没使全冰心就一个 [小桔灯] 扔过来了

躲都来不及

后来冰心表示如果不说自己的 [小桔灯] 伤了他自己是不会给郭沫若治疗的


因为实在是太恶心了


下次再练这种技能把自己恶心到就不要再来找她了,跟老舍一起去艾青那里办个会员卡更好

接连遭受两大人生打击的郭沫若只好作罢,停止修炼新技能,安心唱他的 [女神]

 

 

 

就在郭沫若、鲁迅、冰心都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的时候

有一天,帮里再次粮荒了

面对饿了不行马上就要造反的众人沈从文不得已只能默默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名为 【减肥秘籍】 的录像。。。。。。。。。。。。

众人靠它熬过了最难捱的两天饥饿。。。。。。。。。。 






占tag抱歉 求文

昨晚看《一世真》看到三点
几度泪崩(现在眼睛都肿着23333)
所以想问问小天使们有没有类似这样的好看的文啊
求推荐啊!!!
爱你们~~~

【楼诚】不要叫我爸爸!(一)[欢乐向]

【前言】偶然的一个小脑洞,ooc算我的,还不确定是不是AU,反正所有的锅都是我的

先码了这么一点点,大家先看着?




半夜里下起了雨,似乎打起了雷

明楼隐约听到小孩子的哭声,低低的,很近,就像在耳边一样

像极了阿诚小时候,怕黑,怕打雷,要自己陪着才敢睡

明楼模模糊糊地想

 

可他前几天太忙,昨夜也忙到深夜,现在困极了,脑子都不愿动一下

再说这家里哪有小孩子

只当是做梦梦见了阿诚小时候罢

这样想着,在梦中回味一下也不错

明大长官甚至一时兴起伸出了手,就像有小孩子睡在旁边一样,拍拍小孩子的背,温柔哄着“不怕,不怕,哥哥在~”

只是眼睛依旧闭着还在做着春秋大梦

这个梦还是蛮不错的,至少小孩子软软的触感很真实

明大长官心满意足地想

哭声渐渐消失了,明大长官也又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好,醒来时早已天光大亮,甚至都能听到客厅里明台的声音

连明台都起了,阿诚怎么还没来喊我?

明楼觉得有点奇怪

肯定是前几天太累了,算了,赖赖床也好,是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放个假

于是今天的明大长官决定自己起床

然后

令明长官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床自己起了。。。。。。。

。。。。。。。。。。。。。。。。。。。。。。。。。。。。。。。。。。。。。。。。。。。。。。。。。

Oh。。。不不不,不是

床上的被子由内而外被拱开了

钻出来一个揉着眼睛的小孩子

白白嫩嫩,有点眼熟

 

 

小孩子眨巴眨巴两下眼睛与明长官四目相对两相无言一脸懵逼

明楼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可是他现在心理活动太过丰富脑海里波涛汹涌巨浪滔天拍崖断岸到了喉咙口却反而讲不出话来

争先恐后的语句要冒出来却只能先清清嗓子


然后他看见小孩子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用清脆又带着点糯糯的童声喊了声响亮的“爸爸!”


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喜悦

都要溢出来了


明楼觉得自己还没睡醒

 

 

 


自己真的算不上什么热情的人

喜欢温柔的人